幽灵日殒

雷安/嘉瑞嘉
但其实我是乱炖党
周一到周五都不在
按道理讲是个周更
没有文风杂文写手
在小透明前线挣扎
今天也在努力学习
不要转载欢迎日lof
很高兴你能喜欢我

【雷安】【嘉瑞】伪装界

# 伪装界
模仿了一下伊坂幸太郎先生的写作风格。接下来的故事将会以不同的角色的视角演绎出来,希望你能喜欢.. ...

啊对了cp是雷安 嘉瑞

{序}
【表面是普通职员的雷狮,其真实身份是...
表面是面包店老板的安迷修,其真实身份是...
表面是雷狮同事的嘉德罗斯,其真实身份是...
表面是大学生的格瑞,其真实身份是...
表面是嘉德罗斯同事的凯莉,其真实身份是...


与情报员紫堂幻不小心相撞的银发男子,两份对掉了的信封,一次急促的来电,将会引出背后怎样的故事。

欢迎来到

伪装界】


【紫堂幻】


紫堂幻叹了一口气。

电梯到了一楼,随着红光的闪烁慢慢的将门打开,紫堂幻从里面走了出来,手上拿着牛皮纸的信封,看上去和超市里批发的那种信封没什么两样,只是封口被胶水牢牢的粘住了。

他走的很快,像是在害怕被背后的什么追上一样,前面的刘海被风吹动着,有些痒,但紫堂幻无暇理会。

经过了一家咖啡店,看起来没什么客人的样子。他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拉开了咖啡店的大门。

随手点了一杯看着做起来很耗时的咖啡,紫堂幻要了一个小包间。

虽然是没有听过的咖啡店,但包间意外的很不错,虽然不大但看起来很舒适,就像鸡蛋的里面,狭窄又温馨。昏暗的灯光打在沙发上,使它看起来很柔软。

待服务生离开之后,他熟练的打出那串熟悉的数字。由于工作的特殊性,他换手机的频率就像翻书的频率一样快,通讯录这种东西对紫堂幻来说根本毫无用处。

“喂?凯莉?我是紫堂幻”他的语气看起来有些委屈。

“啊,紫堂啊。”电话那边的女子似乎打了个哈欠,看起来像是刚睡醒“有什么事吗?”

凯莉刚刚在睡她的美容觉,紫堂幻知道。她总是这样,明明比我更加熟练也更加有天赋,却每次都把所有工作都推给我,嘴上说着这次的工作真的很轻松哦,但每次都把我累个半死,紫堂幻叹了一口气,看样子有些无奈。

“不是说好了最近让我休假的嘛?为什么又有任务啊”

“啊这个啊”紫堂幻听声音都能能想象出电话那头的凯莉是怎样耸了耸肩膀,露出无所谓的表情的“闲着无聊我就接啦,放心好了这次的任务很轻松的”

你看,又这么说了吧。紫堂幻突然有一种预言成功的奇妙自豪感。虽然他知道每次凯莉说这句话的时候就意味着他的麻烦又要来了。

“只是去窃听一次谈话而已。你又不用露面,对吧?”

“话是这么说,但...”

“没什么好但是的”凯莉不耐烦的打断他“地址在信封里面写着,好了加油吧。我要去上班了。”

说完凯莉便讲电话挂断,不给紫堂幻一丝喘息的机会。


又是这样,明明是我的拍档。紫堂幻盯着手机,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说是去上班,但我连她在哪里工作都不知道。

凯莉和紫堂幻这种完全隐匿在情报领域的人不同,她有一份明面上的工作,当然这对两人的工作也带来了一定的便利没错啦,但这也成为了凯莉将情报工作全部推给紫堂幻的理由。

算了,既然接了就好好干吧,他自暴自弃的想着。打开了包厢的大门,匆忙的走出了大门。和迎面而来的银发男子相撞。

“你没事吧?”银发的男子将紫堂幻拉起。掌心有老茧啊,紫堂幻想,应该是从事技术工作的人员吧。

“啊抱歉”紫堂幻捡起掉在地上的信封“失礼了”

说完紫堂幻便从男子的身旁走了过去。

男子也没有在意,捡起刚刚和紫堂幻相撞时掉落在地上的信封。

我的信封有这么多胶水吗?嘛~应该是错觉吧,银爵走进了咖啡馆。


【雷狮】

“东西都带齐了吗?”安迷修将湿漉漉的手往围裙上蹭了两下,开始给正在吃早餐的雷狮系领带。

“不要等到公司了才发现有东西没带哦?我可不会再去给你跑腿了。”

“知道了知道了”雷狮喝了一口热牛奶,随手又拿了一片面包“今天的面包和昨天的好像不太一样?”

“面包嘛,偶尔也要来一点创新啊。”安迷修走到了窗户旁,拉开了窗帘,让阳光涌了进来。“所以呢?味道怎么样?”

“嗯,勉勉强强”雷狮将最后一块煎蛋咽了下去“我的公司最近搞活动,我会晚点回来”

“这样啊,那晚饭还在家里吃吗?”

“不了,我会在外面解决的”

安迷修像是松了一口气,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明天记得早点回来哦,卡米尔说明天回来看我们”

“这样么。我知道了”雷狮走到门口,将外套披上,“行啦我出门了”

“那么,路上小心”安迷修轻轻在雷狮嘴边落下一个吻。

“我会的”雷狮轻笑着加深了这个吻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最近有了喜欢的人。

是个大学生,但也和自己差不了多少岁。

他们是在公园认识的,当时嘉德罗斯正在晒太阳,格瑞正在公园散步和遛狗。

那只狗跑到嘉德罗斯脚边不肯走,然后他们就相遇了。

但他不知道对方是否也喜欢自己,虽然自己的真实工作有些危险,但他觉得如果是格瑞的话就没有问题了。

格瑞身上散发着一股气质,给人一可靠和安心的感觉。事实上嘉德罗斯也确实没有见过格瑞慌乱的样子。

“如何来一场浪漫又盛大的告白呢?”嘉德罗斯向同事雷狮提出了这个问题。

“我看起来很有浪漫细胞吗?”雷狮将椅子转过来面对嘉德罗斯,顺手将白色的耳机取了下来。

“相对而言吧”嘉德罗斯喝了一口速溶咖啡,虽然是公司免费提供的便宜牌子,但也勉勉强强下得去口。

“这个办公室只有五个位置,凯莉是女孩子,她提东西恐怕不太适合格瑞。雷德那个满脑子言情小说的人估计不会提出什么靠谱的建议。新的员工还没来,只有你了”

“所以你来问我只是将就咯?”雷狮皱了皱眉头,这种感觉就像是,商场上的高级牛肉被人拿去当羊肉时牛的心情一样。

“也不能这么说吧,毕竟你是唯一一个有家室的人。”

雷狮眯了眯眼,似乎对这句话颇为满意“那是,要我说呢,追人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热烈,鲜花和烟花肯定也是要的咯”

“烟花么,几箱才够呢?”

“这种东西你要自己看着办,地点也要选好,要够惹人注目,这样才有冲击性,但别选人太多的地方,这样行动的时候会有麻烦,撤退的时候也不好办。”

“要带人马过去吗?”

“不不不,这件事情去的人肯定要越少越好啊。单枪匹马的上吧。到时候我会帮你放烟花的。”

“有阴谋吧?为什么你会这么好心?”嘉德罗斯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对身为同事的雷狮很不信任。

“哦呀,我可是一个好人啊。而且身为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帮助自己的同事找到幸福可是我的梦想”

“你的梦想看上去真廉价”嘉德罗斯对此给予了中肯的评价

“少废话”雷狮抬手捋了捋刘海“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啊?”

“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

“行吧,到时候你给我一个提示,我就开始放烟花。”

“提示?”

“手势或者是话吧。”

“那我到时候就说 浪漫在哪里 好了。”

“浪漫在哪里吗?不错的提示呢。”


【帕洛斯】


“所以说”帕洛斯喝了一口咖啡“我们一定要每次都见面嘛?发邮件给我就好了吧。”

“驳回”对面的少女在帕洛斯话刚落的瞬间就发出了反对的意见,“紫堂幻那么幸苦的窃听来的情报,用邮件直接发给你简直就是对紫堂幻劳动成果的不尊重啊”

“不但是你不觉得这样才会比较有效率嘛?”帕洛斯皱了皱眉头,对这个答案表示无法理解。

“听好了帕洛斯”凯莉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帕洛斯,似乎这样就可以将接下来要说的话牢牢刻在帕洛斯的脑中。

“在这个讲求效率和缺少激情的世界里,我们要做的就是和那些人型的机器保持不同”

“所以这就是我们要在咖啡店交接的理由?”帕洛斯摁了摁太阳穴“就为了所谓的浪漫?”

“没错”凯莉点了点头。

“... ...行吧。那我先走了。”帕洛斯似乎放弃了对凯莉的劝说,拿起了放在桌上的粉色信封,准备离开。

“为什么信封是粉色的?不会也是因为浪漫吧?”

“yes~”凯莉边说边取出封袋里的棒棒糖,然后将它放在咖啡里搅拌。

“你这样棒棒糖会哭的。”帕洛斯似乎是被她喝咖啡的方式惊艳到了。

“这可是很棒的喝法哦”

“啊是吗,我可不打算尝试”

“真遗憾”凯莉喝了一口咖啡,露出了满足的笑容,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让人没有任何防备。




“喂?我是帕洛斯,情报拿到了。”

“我知道了”

“现在正在开车去找您,方便告诉我位置吗?”

“我现在要在公司搞活动,一个员工请假了。她的份要我们一起弄。”

“啊。但我现在已经上路了,所以...”

“既然这样”雷狮停顿了一下,接着又开口“你去卡米尔的大学把东西给他吧。他明天会给我的”

“好的,我明白了”

“就这样吧,挂了”似乎是真的很忙,雷狮没有任何停顿的挂了电话。



【埃米】

“能帮我把情书带给金吗?”姐姐这么对埃米发出请求。

“这种东西自己去送啦”埃米扭头回答艾比,但目光还是牢牢的所在屏幕上。

“我可是女孩子哎!要矜持啊。”艾比叉着腰,一脸理所当然的看着自己的弟弟。

“哎哟喂,原来老姐你还知道矜持啊。”埃米做了一个古怪的表情“难道情书就很矜持了吗?”

“你到底帮不帮我啦,你和他是舍友哎,又不会很麻烦”

“行啦行啦,怕了你了。拿来吧”似乎是不想与艾比继续纠缠下去。埃米做出了妥协的手势,接过了艾比的情书。

“额...还是粉红色的”

“这可是情书啦,不然勒”



【帕洛斯】

现在只要找到卡米尔就可以了吧,帕洛斯踏入校门,开始寻找着卡米尔。

要不要发个短信给他?帕洛斯掏出了手机。

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

“帕洛斯!!!我是佩利”

“我知道,然后呢?怎么啦?”

“来不及解释啦我手机只有一格电啦,总之你快一点过来,我在三穆汀(地名)等你”


“哎?等等!”

“嘟——————”

“啧”帕洛斯烦躁的挠了挠头。这个家伙每次都这样,这次又惹什么祸了吧。

帕洛斯打开通讯录往下滑,到K区找到了卡米尔的电话号码。

“哎这不是帕洛斯嘛,你找卡米尔?”路过的埃米向他打了打招呼

“啊是的...埃米,我记得...你和他是室友,对吧”

“是啊,怎么了?”

“能帮我把这封信交给卡米尔吗?”帕洛斯将信封取出,递给埃米。应该没问题吧,帕洛斯想,反正里面的都是暗码,只有警部才看得懂,就算他打开了也不会泄露。

“啊可以的”埃米接过信封,不过为什么是粉色的?现在很流行这个?

“那谢谢你了,我有事先走了。回头请你吃饭”

“啊小事而已不用介意”


车子开往了三穆汀(地名)。



【金】

金回到了宿舍,看到了埃米所说的一个女孩送给自己的信封,不过有两份。

“哪份是我的啦?”金有些摸不着头脑,算了打开看一下吧,这样就会明白了吧。金将手伸向了摆在最上面的信封。

“啊是这封没错了,肯定是凯莉给我的”金看着上面的一串串暗码,得到了结论“应该是让我去拿给安哥的吧。

金离开了宿舍,在楼梯口遇见了卡米尔。

“哎卡米尔你回来的这么早?”金向卡米尔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啊是的,我收到了一封信”

“啊我看到了,在桌上放着呢”

“啊谢谢,话说你去干嘛”

“去打工啦”金朝卡米尔挥了挥手“我先走了啊”

“啊好的,工作请加油”卡米尔将手半举晃了晃,对着金告别。


【帕洛斯】

看见了熟悉的身影,帕洛斯将车停了下来。

“所以呢?你到底要我来干嘛?”帕洛斯从车上下来,有些不快的对佩利说道。

“这件事情是这样的”佩利打算斟酌着用词开口。

“我建议你长话短说”帕洛斯抬手看了看表,漂亮的脸上充满了不耐烦。

“雷德说他上司今天心情很好,就放了他一天假,我就和他出来吃饭啦”

“然后呢?”

“我们两个都没有带钱包”雷德在旁面插话道“人生真是充满惊喜呢。你说是吧帕洛斯!”

“哇哦是的呢。那么我现在转身走掉也是你人生惊喜的一部分吧?”帕洛斯微笑的回答。

“不不不”雷德冲上来摁住帕洛斯,似乎是怕他不顾友情真的扭头就走“这可不是惊喜了,是惊吓”




“真是受不了你们两个,就不能长点心眼嘛?”替两人结完账的帕洛斯走在最前面,雷德和佩利在他的身后。

“下次不会了”佩利一脸歉意的回答,似乎在工作时间打扰了帕洛斯这件事让他有些心虚。

“最好这样,话说你老板为什么放你假?”帕洛斯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问了雷德一句。

“啊啊这个啊”雷德一脸严肃的开口“我啊”

“嗯”

“好像要有一个老板娘了”


“...就这样?”帕洛斯一脸冷漠的反问雷德。

“对啊”

“哦”



三个人开始无言的走着,突然帕洛斯被一个男人叫住。

“不好意思打扰了”

“?”今天我的麻烦似乎特别多啊,帕洛斯想着,停下了脚步。

“请问你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嘛?”男人将写着地址的纸条递给帕洛斯。

“你去那里干什么?”帕洛斯看清地址后疑惑的望着银爵,“那个地方可不太平啊”

“我的公司在那里,要去报道”银爵一本正经的回答着帕洛斯的问题。

到底是什么公司会建到那种地方啦。虽然这么想,但帕洛斯还是将地点告诉了眼前的男人。

“好的,谢谢你”

“不用”帕洛斯挥了挥手,带着雷德他们离开了。


【安迷修】

手中拿着金递给自己的信封,安迷修陷入了沉思。

按理说他完成上次的任务之后就该进入待机状态,然后让同区A队的人执行下一批任务。但现在他手上拿着的是任务的情报。

“不应该啊”安迷修露出苦恼的表情“好不容易能跟雷狮出去度个假的,还想给他一个惊喜来着……A队那边是发生了什么事故嘛?”

“C队队长要是还在就好了”安迷修叹了一口气“我和A队没有接触过,不像C队。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总之先看看吧,安迷修开始将密码解读,对于一个警界精英而言,这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安迷修很快就将事件理清了。


“AT商业楼顶,小型军火交换,单枪匹马,发现警方后会爆炸引发骚乱,趁乱逃走.....真是狡猾啊。”安迷修顿了顿,继续将它往下读。

“见面的暗号是,浪漫在哪里 ?这可真不像是一群军火走私分子会用的口号”


“后天啊……我记得嘉德罗斯是要跟他喜欢的人告白。扰乱他的计划他会发火的吧……算了,这次就不叫他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安迷修想象了一下嘉德罗斯发火的样子。快速的定下了结论。


“卡米尔明天要回来了。给他做什么甜点好呢?”安迷修陷入了一个更深的沉思。


【帕洛斯】

“所以说”格瑞喝了一口咖啡,然后才缓缓将剩下的话吐出。

“为什么雷狮会从卡米尔那里拿到一封情书?”

“这种事情我怎么会知道啦!”感觉自己连续两天都在和霉神打交道的帕洛斯无奈的耸了耸肩。

“而且还是给金的”

“估计是凯莉那家伙把自己写的情书和紫堂幻给的情报弄混了吧。那个女人啊,都让她不要把情书和情报用一样色号的信封装了”帕洛斯将咖啡推向一边,专心致志的吃起了薯条。


“什么色号?”

“粉色的”

“啊...这很凯莉”格瑞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情报呢”

“我包里”帕洛斯将沾了番茄酱的指尖擦干净,从包里取出情报递给他。

“这次我确定过了,绝对不是什么情书。”

“颜色...”还是粉色的,格瑞没说全,但帕洛斯理解了。



“这个...我无能为力”帕洛斯耸了耸肩,将手伸向了薯条。




【格瑞】

“这次的任务轮到我们了啊”格瑞打开了情报,“军火走私?AT楼顶?”

快速的看完了情报后,格瑞定下了结论“真是群疯子”


“我们警察可不是吃白饭的”格瑞将情报扔到了桌上。


“但是时间...”和嘉德罗斯约我的时间重了。

在工作和喜欢的人之间,格瑞象征性的犹豫了一下。

然后犹豫的选择了前者。

“当天再跟他讲吧,不然又会变的很麻烦。雷狮好像要帮同事追人,那我找别人吧。”格瑞这么想着,将武器取了出来。




【安迷修】

安迷修在AT的楼顶转了三圈了,所谓的交接人还是没有来。正在纳闷的时候,一个银发的少年出现在了楼顶。

安迷修和他对视着,同时将手掏向口袋,枪已经上膛了。

对面的少年往后挪了一步,做出了和安迷修一样的动作。

“浪漫在哪里?”
“浪漫在哪里。”

嘴形对上的瞬间,两人的战斗便已经开始了。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怪不得会取这种暗号。格瑞想。

这种年轻人取这种暗号就可以理解了,安迷修想。

两方的人马持续战斗着,由于势均力敌,战局有些僵持。

退下后方指挥的安迷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逃出了手机。

“喂?方便过来吗?我们这边出了点情况”

被放了鸽子的嘉德罗斯正急于找地方发泄自己的怒火,想也不想的答应了安迷修的请求。

“雷德!把我的意大利炮拿来!”

“是!老大!”



格瑞看到了这一幕,也掏出了手机,发送了一条短信。

“AT楼顶,军火,速来”

“了解”看到短信正愁没地方找乐子的雷狮招呼着自己的弟弟。

“卡米尔,走啦。去看戏”

“是,大哥”


【卡米尔】

本来还很激烈的斗争在两方后援来临后变得无比寂静。

之后在雷德的提议下大家找了个咖啡厅坐下。

“所以说...是这么回事”凯莉和帕洛斯扯着紫堂幻将事情解释清楚。

“那...真正的情报在那里?”卡米尔发出了提问,但是没有人能回答。

每个人都想静一静。关于自己的同事/爱人/暗恋对象的伪装一事。

【银爵】

尸横遍地的大厅内,一个孤独的男人站在那里。

他浑身血迹,但毫发无伤。

他矗立于此,似乎有些迷茫。

随后他缓缓的拿起了手机。

“丹尼尔长官,我是C队队长银爵。”

“我刚刚歼灭了一伙军火走私组织。”

“好的...请问丹尼尔长官”

“我到底该去哪里报到?”








---






“浪漫在哪里”是伊坂幸太郎先生的《阳光劫匪》里的台词

《伪装界》是借鉴《杀手界》

故事内容是原创


希望你能喜欢。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