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日殒

雷安/嘉瑞嘉
但其实我是乱炖党
周一到周五都不在
按道理讲是个周更
没有文风杂文写手
在小透明前线挣扎
今天也在努力学习
不要转载欢迎日lof
很高兴你能喜欢我

我有一个梦想,刷爆你的卡

1)
我就是死也不会给你一分钱的!

雷狮和安迷修都这么想着。

2)
在一分钟之前,雷狮和安迷修打起来了,准确来说是为了五毛钱打起来了。


两个人都不是什么穷人,当然也不是小学生,更不是吝啬鬼,他们打架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连一个钢蹦也不想给对方。

啊他们在干什么啊,你们是高中生啊!别做出在校门口抢五毛钱这种小学生都不一定会做的事啊!太丢人了大哥。

卡米尔心情复杂的想着,整理了一下胸前的红领巾。

3)
很早之前的安迷修对雷狮其实并没有那么小气,虽然两个人还是损友,但也没有抠门到这个地步。

转折出现在卡米尔第一次和安迷修见面的时候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雷狮在和安迷修出去玩的时候顺带带上了他弟。

“来认识一下,这是我堂弟卡米尔”雷狮向安迷修介绍着卡米尔。

“啊你好,想不到恶党头子你居然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弟弟啊”安迷修蹲下身去和卡米尔打招呼。

“...你好”面前的绿帽少年看上去似乎有些害羞。

他们逛着逛着,就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

“啊~我忘带钱包了”雷狮这么说着,耸了耸肩。

“没关系的,我请好了”安迷修笑着,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

“这怎么可以”卡米尔眨了眨眼,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的”安迷修毫不在意的笑笑,“三个人也花不了多少钱”



一个小时后安迷修为他的话付出了代价。卡米尔在餐桌上...怎么说呢

风卷残云

大杀四方

威风堂堂

片甲不留

自助餐回本帝

总而言之安迷修的钱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来。是那种女人们都羡慕的速度,如果用在减肥上的话。



没关系的,就当打水漂了。自己说的请客,跪着也要付钱,你总不能让一个孩子饿着吧!你的骑士道啊安迷修!

安迷修安慰着自己,将钱包里最后一张红色毛爷爷递给了服务员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拿着钱的手微微颤抖

描述的大概就是安迷修现在的样子吧。




4)
过了几天之后安迷修已经不在意了。直到他偶然听到帕洛斯和佩利的闲聊。


“你傻啊老大是故意宰安迷修的,老大那个随时随地准备撸串的人怎么可能不带钱出门”

那个拖把头的男人这么对旁边的鸡毛掸子头这么说

雷狮你这个用心险恶的男人,我正义勇敢的纪律委员和你誓不两立!

安迷修摸了摸自己干瘪的和萝卜干一样的钱包,坚定地说。


5)
过了一段时间鬼狐把大家约出来玩,顺便一起吃了晚饭。

是时候行动了,安迷修这么想。


等到雷狮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人都已经走光了。服务员从拐角处走了出来。

“雷狮先生是吗?”

“是我”

“这是账单请您过目”

“啥?”

“这是账单请您过目”

“等等等等”雷狮有点无法理解现在的状况

“他们人呢?”

“其他客人已经先行离开了”

“就让我一个人付钱?”

“一位向日葵头的客人这么说”

安迷修老子记住你了,敢宰我的你是第一个。雷狮刷完了卡之后恶狠狠的想到。

不把你坑到连内裤都不剩本大爷我就不姓雷


于是乎两个人的战争就这么打响了。


6)
至于这掉下地上的五毛钱,没有人知道到底是谁的,总之它突然出现在两个人的脚下。


一开始两个人都没在意,直到卡米尔发声询问。

“谁的钱?”

“啊不清楚啊”安迷修摸了摸口袋“应该是我的吧”

安迷修俯下身去,想将它捡起来。却被雷狮抢先了一步。

“雷狮你干嘛?”安迷修一脸懵逼的看着雷狮

“抢你的钱啊!”雷狮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讲出这句话

“五毛你也抢?”安迷修一脸不可置信

“抢”雷狮深情款款的看着安迷修,说






“只要是你的钱,就是一毛我都不会放过”


“你是不是欠收拾”安迷修也深情款款的看着雷狮,伸手将那五毛钱扯了回来。

“哎哟你打我啊~”雷狮也扯着那五毛钱不放。



然后他们就在校门口为了五毛钱打了一架,轰轰烈烈,干柴烈火,这场架以五毛钱被撕成两半告终,两个人都恶狠狠的将五毛钱的一半塞进口袋。


7)
所幸三人都没有迟到,只是由于耽误了些时间让安迷修没来得及收完全班的作业。

在早读下课后安迷修还在勤奋的为班级服务着,而雷狮已经在浪了。

“走,陪我去小卖部”雷狮朝帕洛斯喊着。

“诶?可是我刚去过了”帕洛斯有些困扰的回答

“请你”雷狮使出了终极必杀

“那好吧....”帕洛斯还没来得及说完的话被安迷修打断

“我陪你!!”

“你不是要收作业吗?”帕洛斯眨了眨眼睛

“作业可以一会再收”安迷修义正严辞的说道


“宰雷狮的机会可就这么一次”



然后他们又打了一架



8)
安迷修又为了一件小事和雷狮打了赌


谁先早恋就先把兜里的钱全都给对方

无聊的赌约,目的有两个

为了防止对方和别人在一起

万一真和别人在一起了就宰他一笔

两个人都这么想着

9)
拖把头的帕洛斯有个秘密

他知道雷狮暗恋安迷修

10)
拖把头的帕洛斯还有个秘密

他知道安迷修暗恋雷狮



11)
安迷修帮雷狮整理桌子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箱子

本来他是不会打开的,但是箱子上写着他的名字

里面放着关于安迷修的很多东西

比如那一半的五毛,比如第一次从安迷修那里坑走的三块五一杯的可乐的瓶子,比如从安迷修那里顺走的五块五的橡皮


12)

我觉得他也暗恋我

安迷修想

但是我不能跟他告白

因为那样就会被他宰

我不想被他宰

所以我不告白

橡皮我也要拿走



13)

但是翻了别人的东西安迷修说到底还是有些愧疚

补偿一下他吧

安迷修请了雷狮五毛钱的辣条


14)

雷狮拿着一包辣条陷入了沉思

身为一个男高中生

他并不是第一次吃辣条了

但这包是安迷修请的

安迷修主动请的

这个意义就很不一样了

15)

我觉得他也暗恋我

等等为什么我要说也

算了这不重要但是我不能跟他告白

因为这样我就会被他宰

我要宰他而不是被他宰

那我就让他跟我告白

我就可以答应他然后宰他一笔

雷狮这么想着,考虑着和他头巾颜色相反的计划

16)

这个想法安迷修也想到了

危险的想法

17)

然后他们两个人互撩了对方一个高中

谁都没有成功

18)

“他们两个真是感动到我了”

帕洛斯对卡米尔这么说

“你被他们的互撩感动到了?”

卡米尔的大小眼有出现的趋势

“是啊”帕洛斯点了点头

“要是有人敢用这种直男尬撩法来撩我,我早就弄死他了。他们两个绝对是真爱啊”

“...没话讲”

“他们这更在一起了有什么区别?”佩利不解的问道

“...不用给对方钱?”帕洛斯想了想,回复佩利


19)

别想了他们高中还是没有在一起

因为他们谁都不想给对方宰


20)

但他们大学在一起了,因为这样就不算早恋


21)

安迷修是家里的独子

雷狮是雷家三少

他们的父母反对他们在一起

是那么的在情理之中


22)

但是两个人忠贞不渝的爱情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开玩笑不把他钱包花的比脸干净我怎么可能会放手!

两个人都这么想


23)

雷狮的母亲找到了安迷修


24)

我知道你很喜欢我儿子

但是你知道这个社会多么残酷嘛

给你一百万

离开我儿子

雷狮他妈对安迷修这么说


25)

安迷修看着桌上的一百万

内心有一点小动摇

雷家的钱

就是雷狮的钱

拿了它

就可以狠狠的宰雷狮一笔

啊多好

26)

啊不行,我差一点就动摇了

安迷修想

真是搞笑,我和我雷狮的感情岂是一百万能打发的?

安迷修不屑的将钱推了回去

得加钱!

27)

雷他妈和安迷修最终还是把价钱谈妥了


啊,怎么办

安迷修有一点困扰


我到底


要买什么颜色的兰博基尼啊

28)

在最关键的时刻雷狮赶到了

他从门外冲了进来

大喊“我不同意!”

气势汹汹

如愤怒的雄狮


29)

雷狮走到安迷修的面前

一把揣走安迷修还没握紧的支票


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嘛?

雷狮对安迷修说

我就是死也不会给你一分钱的


30)

然后他们打了一架

并幸福快乐的的结婚了

过上了你宰我我宰你的甜蜜生活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20)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