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日殒

雷安/嘉瑞嘉
但其实我是乱炖党
周一到周五都不在
按道理讲是个周更
没有文风杂文写手
在小透明前线挣扎
今天也在努力学习
不要转载欢迎日lof
很高兴你能喜欢我

被猝不及防喂口狗粮是怎么样的体验?

前嘉瑞后雷安,分段写。

知乎提问

你是如何猝不及防的被喂狗粮的

2439人关注 378条评论

441个回答 【+关注】



矢量箭头 【+关注】
「今天也在找姐姐」

谢邀,但我一点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我在知乎上的回答基本都是关于被喂狗粮的好吧,你们还没看够吗?算了我再讲一点吧。

对还是我之前讲的那两个人,J和G,秀恩爱专业户。

就从他们刚开始认识讲好了,我和J是同班同学,平时就是那种一见面就互损的关系,然后G就夹在我们中间,一开始我以为G和我一样挺烦他的,毕竟我一和G在一起他就会来找茬,G也没给他什么好的脸色看。(¬_¬)

然后事实证明我错了,毕竟G这个人基本不给所有人好的脸色看(绝望.jpg),所以仔细想想他当时对J的脸色和对我应该是一样的。

... ...

为什么啊(╯°□°)╯我们不是发小吗!?为什么我和那只猴子的待遇是一样的啊!

当时我的内心是极度不平静的,毕竟你的发小把你和普通人放在一个位置上换成谁他的内心都不会平静的。

然后我发现我又错了,G和J其实很早就认识了,有多早呢?开学前。

怎么认识的?一个夏令营。更气的是我竟然是圈子里最后一个知道的,因为只有我没去夏令营。

我成绩不好没去夏令营怪我吗!
怪我吗!

然后某个大佬告诉我他们其实很早就在一起了。有多早呢?开学前。

对对对又是夏令营,我就没去参加个夏令营我感觉我就错过了一个世界。

我就很想拉住G那条骚包的领带,对他咆哮。

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我们是发小对吧?是发小对吧?!

那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啊!我感觉我比那个该死的金毛更像猴子啊!我才是被耍的那个吧!

你们都是耍猴人是吧?!

所以说开学的时候那个死金毛不停的来找茬只是在找我的茬对吧?!看到我离他老婆那么近他很不爽是吧!你还不阻止他其实就是在默许他欺负我是吧?

我们真的是发小吗?姐!姐!这里有人欺负你弟!(´・Д・)」

但是我不敢,想想就好了。上面的场景只可能发生在脑内,毕竟我高中三年还得指望他俩教我功课。

万恶的学霸哦_(´ཀ`」 ∠)_

不对偏题了,回到话题来,猝不及防的狗粮啊,很多啊。

我们学校的活动室和教室隔着一条露天(重点)走廊,很是漂亮。

然后有一次我们上课上到一半就下雨了,我也没在意。下了课之后雨还在下,挺大的。

然后我就看到J拿着一把伞冲了出去。

我当时就是这个表情
╮(╯▽╰)╭
什么嘛猴急什么,不就去个小卖部嘛。我又不让你帮我带东西跑那么快干嘛。

然后我就决定找个人陪我去小卖部。就在我终于找到人然后走出教室的时候,J就回来了,旁边跟着个G。伞湿湿的滴着水,但J和G手里空空的。

然后年幼无知的我就对着G说,你们去小卖部不买东西的吗?还是说路上吃完了?

G没回我,然后J给了我一个睥睨众生的眼神。

他那个眼神就像是在说
“呵你个渣渣”

什么嘛我就很不爽,然后准备拉着我的小伙伴去小卖部,回头我就看见小伙伴给了我一个关爱智障儿童成长的眼神。

然后我的伙伴咬字清晰的跟我说

“G上一节是音乐课,在活动室上的”

哦~所以J是去接G了啊~
什么嘛他们原来没去小卖部啊哈
对哦走廊是露天的嘛~
(˶‾᷄ ⁻̫ ‾᷅˵)
所以J的眼神正确解读应该是
“呵你个单身狗”


我觉得我就像一个智障
不,我就是一个智障
(保持微笑.jpg)

令人窒息的操作。


还有一次就是学生会的小组合作,我们四人小组一边吃饭一边讨论。除了我们三个还带一个老哥,老哥黑的和煤一样。所以接下来我们叫他m

我当时的内心还是蛮愉悦的,毕竟终于不再只有我一个人吃狗粮了。

当时我们的座位很奇怪,G和J并排坐,然后与我和m面对面。

简直就是吃狗粮的黄金座位,我是脑子里进水了才会这么坐吧!

果然吃到一半他们就开始突然发狗粮了。

J他挑事,要G喂他吃。

我当时内心就在狂笑,哈哈哈哈我G这么高冷的人肯喂你吃饭你就想想哈哈哈哈。ಥ_ಥ

苍天不负,我终于对了一次。G他拒绝了,秒拒。

然后J他就一脸不爽,他就搁筷子了。这个臭不要脸的就不吃了。他就坐在那里。

然后气氛突然就很尴尬,唯一不尴尬的就是m了,因为他在低头吃面。水汽全都扑在脸上。他就一边抹脸一边吃面,吃的不亦乐乎。

老哥要不你抬抬头?

然后G看他一只不吃,就跟J说

“吃饭”

“你喂我”

“...你又不是没手”

“我上次给你送伞了,你答应我什么来着?”

“... ...”

“你说话不算数”

“...下次”

“不,就现在”

“...有人”

“怕什么?”

大概就是这样的我完全没有听懂的对话。然后G就拿起勺子,一脸无奈地说。

“下不为例”

J也不回他,就一脸大爷的坐在那里,然后我那走高冷路线的发小啊,

他就给J喂饭了

哎哎哎这里还有两个活人好吗?

没事我旁边还有个m,一起吃。

然后我就望向了我的难兄难弟,然后我的难兄难弟刚吃完面,他一边抹脸一边说

“脸好油啊我去洗把脸”

然后m他就走了,他就走了。去洗他的黑皮脸了。看都不看J和G一眼。


别啊大兄弟,别留我一个人啊
╭(°A°`)╮很难受你知道吗?

为了缓解尴尬我就打开网易云听歌,就在每日推荐里点了一首,是首日语歌,歌词和名字都不太记得了。

只记得有个歌词一直在重复。

“gay里gay里爱~”

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说。
(;´༎ຶД༎ຶ`)

我们学校还有一对著名的狗粮制造机,但我跟那一对不太熟,就艾特他弟来跟你们讲吧。

@论一个弟弟的自我修养

好了我的心好累,先下线了。

发于2017-05-20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赞同1k 感谢作者 收藏 评论233


下一页


论一个弟弟的..... 【+关注】
「我就只想吃蛋糕」

谢邀,但我不想答。

我记得我说过很多次,我不想吃什么狗粮,我只想静静地吃我的蛋糕而已。但矢量他还是@我了。

其实就算他@我了我也可以不答,但矢量说如果我答了就请我一个星期的蛋糕。

为了给大哥省点开销,我就勉强答一下好了。绝对不是什么发泄啊,毕竟我可是一个有着良好自我修养的好弟弟。

因为是大哥所以他发狗粮也没有关系,我并不会生气。就像他和他的小弟一起去撸串和扎啤喝到摊在路边不省人事然后摊档老板打电话让我把他们三个拖回家的时候我也没有委屈一样,大哥其实并不重,也就一米八六的身高144.6的体重而已,真的很轻松,另外两个人加起来也就快三百而已。


扯远了,我说这么多并不是想抱怨。只是为了说明我是一个有着良好自我修养的好弟弟而已。

题目是什么来着?我看一下,啊猝不及防的狗粮吗?

其实也没有很多,也就那么12345678910几件而已。那我开始了。

我哥的男朋友是学生会的副会长,这里就叫他A学长吧,会长什么的肯定是我大哥啊不容置疑的。

然后呢A学长他人其实挺好的,当然我哥也很好,但是学长他...怎么说呢,有些正义感太强了,就有些喜欢除暴安良吧。但是大哥他是一个比较随性所欲的人,虽然大哥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他的,但是学长就经常和大哥不对付。

有一段时间他们的关系真的特别恶劣,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之前只是属于互怼的阶段然后突然就爆发了。然后回宿舍的时候就在下雨,他们就在走廊上吵,然后学长就很生气的走掉了,我哥就抓了把伞跟了上去,然后把伞打开一边给A学长挡雨一边吵,然后A学长虽然也很生气但始终没有拒绝大哥的伞。

之前说过了我哥是很随心所欲放荡不羁的人。在大家的认知里这样的人应该是不会带伞的。所以大哥拿走的是我的伞。

没事,真的,起码我还有帽子。

(坚强的自己不需要抱抱.jpg)

还有一次是在食堂,然后我正在跟我的室友下去吃早餐,就看到了正在和A学长一起吃饭的大哥。

本来我是想过去和他们一起坐的,然后我发现大哥的头巾不见了。我走过去才发现头巾围在A学长的马克杯上,我们学校早餐的豆浆是有些烫的,所以大哥把头巾给A学长我可以理解,我不懂的是马克杯不是有手柄吗?为什么A学长要双手捧着喝?

所以我最后谢绝了大哥的好意和我的室友一起去吃饭了。

最近发生的一件事依旧让我记忆犹新。因为真的太刷新我的三观了了所以一开始我不打算讲,但矢量说如果我讲出来就用限量款蛋糕犒劳我。

想了想最近因为我的甜品费用而无法准备给A学长的相爱纪念品的大哥。我觉得作为一个称职的弟弟我有必要给大哥减轻负担。

所以我还是稍微讲一点好了。

在我的印象里是大哥追的人,大哥告的白,所以A学长在我的印象里一直都是比较被动的。

但就在前几天我改观了

那天我一个人学到很晚,教室快到熄灯时间了。我就打算去楼下小卖部买点东西犒劳一下自己。

去完小卖部我就打算抄近道回宿舍,就走了一楼的安全通道那里,安全通道一般是没什么人的,因为太黑了。但是我视力比较好所以不担心踩空。

然后我的宿舍在四楼,所以我就打算慢慢上去。大概在三楼的时候,我发现我前面有两个人在kiss,对在kiss。

然后我拿出我的学校违禁物品(手电筒)照了一下,当时也没想太多,就只是想照一下。

并没有什么拍照威胁他们如果不请我吃蛋糕就把照片发给年纪主任的想法。毕竟虽然大哥比较放荡不羁但我还是一个好学生的,威胁他们请我吃一个学期蛋糕的念头什么的我并没有想过。

然后我就看到了我们家族遗传的大小眼,啊不是是我大哥熟悉的脸庞。然后学长他就揪着大哥的领子垫着脚接吻。然后大哥的手大概就放下学长的腰那里。


然后我就火速把手电筒关了然后快速上楼,他们两个也没有说话。就停在那里等着我上楼。

我长那么大第一次知道尴尬这两个字怎么写。

第二天的时候我们都假装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这么一说我又想到一个,一次开趴,大哥和学长就坐在我对面,然后我就不小心把鞋带踩掉了。

然后就像所有正常人,我就蹲下去系鞋带啊,然后就像所有正常人一样系完鞋带就下意识的往上看了一下。

然后我就看到大哥和学长在桌子下面手牵手。

为什么我要抬头呢?我现在也没有想明白。少一次伤害不好吗?可能当时作业太多吧。

(ps,矢量你之前骂J死金毛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发色。蛋糕别忘了)


发于2017-05-24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赞同1k 感谢作者 收藏 评论666

✎﹏﹏﹏﹏﹏﹏.₯㎕*﹏﹏﹏﹏﹏﹏


友:你能用一句话把这个糖变成虐嘛?

我:能啊。
✎﹏﹏﹏﹏﹏﹏.₯㎕*﹏﹏﹏﹏﹏﹏

以上故事根据作者真实经历改编
(ps.中秋快乐,如果你旁边没有情侣这个中秋应该是挺快乐的)
(pps.我想要赞)


评论(14)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