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日殒

雷安/嘉瑞嘉
但其实我是乱炖党
周一到周五都不在
按道理讲是个周更
没有文风杂文写手
在小透明前线挣扎
今天也在努力学习
不要转载欢迎日lof
很高兴你能喜欢我

日落之地 童话pa 糖【嘉瑞嘉】

这里是太阳坠落的地方。

在一个古老到无人再将其记清的世纪前,太阳依旧还是悬挂在万物上空的,那时有精灵在花间絮语,用着无人理解的言语;小矮人将金币藏在第三朵向日葵的影子下面,又在正午时确认金币的数量;人鱼坐在礁石上歌唱,从齿间泄出的音律落入海中,在浪的涌动中将声带向无人知晓的地方;待到夜晚月光柔和的抚过一切,狼人与吸血鬼开始他们的一天... ...

在一个古老的世纪之前

现在太阳已经坠落了,在不知名的某天。也许在太阳坠落的前一刻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就像他们之前一样。也许胡桃夹子正在去鼠王的城堡,也许糖果屋的老婆婆正在欢迎一对兄妹的到来,也许一位商人正将一朵玫瑰摘下,好带回去给他亲爱的女儿。然后太阳便从万物上空坠落,不带任何犹豫的,没有任何怜惜的,进入一座深不可测的湖。

那是一座怎样的湖呢?冰寒入股,没有一丝温度,任何狂风都无法使湖面有一起一丝涟漪,就连天鹅的羽毛都无法浮在水面,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就是这样的一座湖。

就是这样的一座湖,太阳便沉睡在这里。

嘉德罗斯也在这里。

神赋予他的使命是守护着水中的太阳,他无法离开这里,直到太阳再一次挂在万物的上空,或直到他归于尘土。

嘉德罗斯凝视着湖水中的太阳,金色的瞳孔呈现在水面,里面什么都没有,干净的就像湖中的太阳。而太阳隐约又往下沉了一些。太阳发出的光透过湖水照在嘉德罗斯的脸上,却感受不到任何温度。

随即他露出了名为厌恶的情绪,巫女骑着扫把从他头顶驶过,独角兽的光芒时隐时现,远方的人鱼唱出悲伤的咏叹调,他却无法离开这里。

巫女在上空盘旋,从喉咙中发出咯咯的笑声
“可怜的小子,你要一直呆在这里——直到死去!”

“我会的!只要太阳再一次升起!”嘉德罗斯冲她喊着,“它总会有升起的一天!你瞧,它就在这里。”

“别做梦了,小子。”女巫嘲笑道“从胡桃夹子打败了鼠王,匹诺曹从鲸的胃里再一次重新回到人间,小蟋蟀的男孩完全成长,到睡美人从城堡中醒来。多少年过去了。”女巫摸着她的黑猫,不紧不慢的说“多少年过去了?太阳还是在这个破湖里,你也会一直呆在这里,直到死去!”

嘉德罗斯气愤的捡起地上的石子,朝女巫抛去。
“闭嘴!你这个臭老太婆!”他直视着女巫,眼中似是有一团火,将一切烧灼。“我一定会从这里出去!”

女巫肆意的嘲笑着,发出尖锐而刻薄的声音,骑着扫把离去。

“我一定会从这里出去的!我出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就是找到你的木屋!”嘉德罗斯冲着女巫的背影挥舞着拳头“然后把你黑猫的毛全都拔掉!”






很久很久以前,在胡桃夹子去找鼠王之前,格瑞是一个普通的旅人,他去过很多地方,看过许多故事,他去过白雪公主的城堡,亦到达过小美人鱼变成泡沫的海峡。

再然后,他就被神赐予永生,伴随着的是无法停止的使命,他将踏遍这个星球的所有角落,将生机赋予植物。直到太阳从冰冷的湖水中出来,再次挂在万物的上空。

月亮升起又落下,格瑞如同拧上发条的时钟,精准的重复的按照路线走下去,反反复复反反复复。

“哦~亲爱的朋友~我有多久没有见到你了!200年?亦或是300?”精灵绕着格瑞飞舞,显得开心而激动。

有些困扰于精灵的激动,格瑞漫不经心的挥舞着手指,一只蔷薇花于他的脚边诞生,精灵顺势坐到了花上。

“312年”格瑞顿了顿,又补充道“你们的女王在那个时候是维丽斯纳”

“啊啊!我记起来啦!维丽殿下啊,她是为仁慈公正的女王,真是怀念啊。”

“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已经回归生命之树了。142年前”

“啊...很抱歉”

“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就算是精灵也是有寿命的呀。这么说来我也快了,呼呼”精灵毫不在意的笑笑。

格瑞没有说话,他还存活于世的最后一位老朋友也将走向终结。独留他一人存活于此。

“等你在过来这边的时候我估计已经不在了吧~”精灵的脸上闪过一丝落寞,但随即便有被笑容覆盖“让我最后为你唱一支歌吧,我亲爱的格瑞”

精灵空灵的嗓音回响在这片森林,与海妖魅惑婉转的旋律不同,精灵的歌声就如同这片森林,舒适又干净。格瑞听的很认真,仿佛想将这歌声刻入大脑一样。因为以后他再也听不到了。






嘉德罗斯第一次见到格瑞是在湖边,他去找食物,回来便看到了格瑞坐在他平时坐的大石头上。

他怎么可以没有我的允许就靠近我的湖呢?真的是太失礼了!嘉德罗斯想,我得告诉他我才是这片湖的主人,那块大石头只有我可以坐!

嘉德罗斯走了过去,然后他看到了格瑞。

格瑞静静坐在那块长满青苔的的石头上,清冷的阳光透过湖水照在他身上,倾泻在他白银般的长发上,仿佛凝住了那些流逝的时光。紫色的蝴蝶停在他的指尖,和他的瞳色一样漂亮。

突然蝴蝶飞了起来,顺着蝴蝶飞舞的方向望去,他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嘉德罗斯。

“有什么事吗?”格瑞直视着那双金色的眼睛问到。

嘉德罗斯突然忘记了怎么呼吸,刚刚那只蝴蝶好像飞进了他那没有心脏的胸膛,奋力的扑腾翅膀。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见嘉德罗斯愣在那里,格瑞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呃...我想说,你介意和我一起坐在大石头上吗?”

这就是他们的初遇

“你明天还会再来这里吗?”嘉德罗斯看起来漫不经心的问道。

“也许会,也许不会”格瑞也漫不经心的回答。

“啊这样”

但是第二天嘉德罗斯还是看见了格瑞,他想昨天一样在那块大石头上坐着,像是在等什么人。

嘉德罗斯走了过去

“你来了,格瑞”

“啊,是这样没错”

格瑞盯着嘉德罗斯看了一会,然后他问道

“发生什么好事了吗?”

“应该吧,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笑的很开心的样子”

“啊这样,因为今天的夜莺叫的格外好听啊。”

“是这样么?”

“是这样啊”

格瑞和嘉德罗斯在一起相处了一段时间,格瑞会给嘉德罗斯讲很多见闻,他从未听过的,或美好或悲伤的故事。

“所以,格瑞,小美人鱼最后是变成泡沫了吗?”

“是的”

“为什么呢?她明明那么喜欢那个王子,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因为她将声音献给了海里的魔女啊。所以她无法开口告诉王子”

“那她可以写下来啊?不会写字可以画下来啊?问什么不去跟那个笨蛋王子坦白呢?”

“可能只是想...让那个王子获的幸福吧”格瑞顿了顿,认真的回答嘉德罗斯。

“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



等到月亮升起,嘉德罗斯找到了格瑞。

“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嘉德罗斯牵着格瑞的手向森林深处走。

格瑞跟着他,踩着蘑菇经过小溪,随着兔子钻进树洞,在玫瑰花的指引下来到了森林的尽头。

嘉德罗斯拨开最后一片叶子,一个由萤火虫构成的世界展现在格瑞眼前,随着嘉德罗斯的动作,萤火虫漫天飞舞,像天空中的星星一样。映在格瑞眼中。

“你看,很漂亮吧,这是我的地方,我允许你以后来这里”

“很漂亮啊,但这些萤火虫并不属于你啊”格瑞回答

“为什么?”

“因为不可以太贪心,你只能在这些萤火虫里找到你最喜欢的,它要是也要喜欢你。你们便成为彼此的所属了。”

“是这样嘛?”

“是这样哦”


等到萤火虫差不多都消失了,格瑞便躺在草地上,嘉德罗斯也跟他一起。

他们就一起看着月亮和星星,谁都没有说话。

就在格瑞隐约快要睡着的时候,嘉德罗斯突然开口了。

“格瑞”

“我在”

“我在想,今天的月亮可真漂亮啊”

“啊,我也觉得”

然后格瑞便睡着了,留嘉德罗斯一人面对一轮圆圆的月亮。

“呐格瑞,如果只能选一个的话,那我可以不要萤火虫吗?我想要换一个”嘉德罗斯喃喃自语,可惜格瑞已经睡着了。



几天后的一个早上,嘉德罗斯拿着地精送的红苹果来到湖畔,格瑞已经在那里了。

“早啊!格瑞”嘉德罗斯对格瑞笑笑,看到格瑞木着脸,感到一丝不对劲。

“怎么啦,格瑞?感觉你... ...”

嘉德罗斯要说的话被格瑞打断。

“嘉德罗斯,我要走了,明天”

刚洗好苹果掉在了地上,在泥地里滚了一圈,但嘉德罗斯无暇理会。

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嘉德罗斯动了动嘴唇,说出了格瑞最想听到又最怕听到的话。

“如果只能选一个的话,我不要什么萤火虫了,格瑞!”嘉德罗斯咬了咬嘴唇,接着说道。

“我可以选你吗?我最喜欢只有这个。”

“我也是”格瑞说

“我也是,但是我必须走。”

“一定得这样?”

“一定要这样”

“你还会回来嘛?”

“会...但那个时候你已经不在了”格瑞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快要哭了

“我会等你的!我每天给你写一封信,然后把它们埋在我的墓旁!等到你来了,你就把它们挖出来,一天看一封,这样你就不会孤单了”嘉德罗斯说到最后声音里带着一丝哽咽。

“我要是看完了呢?”

“那就从头再看一遍啊!我写的信你怎么可以只看一遍!”

“好啊,然后我会在你墓前开满金色的玫瑰”

“你要是不开我可会生气啊”

两个人一边落泪一遍大笑。向对方承诺着无比荒唐的事情。

无论多么希望时间延迟,第二天还是到来了,格瑞还是离开了这里,而嘉德罗斯不能。

为什么呢?嘉德罗斯想,我明明没有心脏,但为什么那个地方这么难受呢?

望着格瑞渐渐远去的背影,嘉德罗斯的视线渐渐模糊,如同溺于水中,他努力伸出手想要捉住什么。但最终还是昏了过去。

奇迹之所以被称为奇迹,是因为它发生的概率极小,也就是说很难发生,但它还是有发生的可能性的,对吧?

我们终归是要有梦想的,万一就实现了呢?

就像仙度瑞拉遇见神仙教母,就像白雪的毒苹果卡在喉咙,就像睡美人最终等到了她的王子。嘉德罗斯昏迷的瞬间格瑞就回头了,与此同时森林深处的湖水终于在千年后第一次翻腾。

坠落的太阳终于再次悬挂于万物的上空,天地万物终重见光明。伴随着的是格瑞身上的时间开始流逝。

嘉德罗斯醒来时看到一双紫色的眼睛。

真漂亮啊,嘉德罗斯想。然后嘉德罗斯又想了一下,吓的从地上跳了起来。

“格瑞?”

“嗯”

“格瑞!”

“嗯”

“你没走?”

“没,你看看天上”

嘉德罗斯朝天上看去,看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场景。

“那你不用走了?”

“嗯,不走了。你说的话还算数吗?一天一封信那个。”

“算!当然算!我嘉德罗斯说的话一定会做到!”嘉德罗斯拍了拍身上的灰,拉着格瑞朝森林外走去,“但你先陪我去个地方,我有件大事要干。”

“去干嘛?”

“去拔秃一只猫”嘉德罗斯笑的灿烂





✎﹏﹏﹏﹏﹏﹏.₯㎕*﹏﹏﹏﹏﹏﹏

哎呀好累啊_(´ཀ`」 ∠)_

朋友告诉我童话pa不发糖考试会不及格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可能是我的文里面最甜的一篇了,尽头狂欢那篇不算,它是用来搞笑的。( ̄^ ̄)

耶!这一周的任务也完成了!
开心(*¯︶¯*)
周更get★

一开始纠结了很久到底是写嘉瑞还是写瑞嘉,然后我一琢磨,不对啊!我又不写肉,清水文分什么攻受嘛~是这两个人在一起就行啦∠( ᐛ 」∠)_
所以说我纠结了那么久有什么意义啊(╯°Д°)╯︵ /(.□ . )

还有我一开始是想叫这篇文日陨之地的,然后发现和我的圈名好像啊,感觉跟我拿自己的名字当梗写一样啊!(摔)后来就改叫日落之地了emmmm

朋友还说我一直发的“:)”这个表情很欠打所以我就试了一下其他表情包

果然我还是喜欢这个:)

哎哎哎别就这么走了啊,走之前点个赞吧。

人总是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对吧。我的梦想是一觉醒来被红心蓝手包围。

就算是咸鱼,我也要做最咸的那一条啊!(握拳)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我会继续努力的:)

评论(1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