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日殒

雷安/嘉瑞嘉
但其实我是乱炖党
周一到周五都不在
按道理讲是个周更
没有文风杂文写手
在小透明前线挣扎
今天也在努力学习
不要转载欢迎日lof
很高兴你能喜欢我

凹凸街的凶杀案【雷安】【嘉瑞嘉】

凹凸街的凶杀案(1)
标题致敬爱伦·坡
【雷安】【嘉瑞嘉】
角色设定
(金切黑)金—侦探
格瑞—助手(前法医生)
嘉德罗斯—法医
雷狮,安迷修—警察
丹尼尔,鬼狐—政客
莱娜—鬼狐秘书
紫堂幻,凯莉—甜品店店员,店长
卡米尔—实习侦探


角色死亡有:)
黑化描写有:)
血腥暴力有:)
人性黑暗有:)
与动画版的剧情有一定联系
本文线索不止一条
如果以上设定可以接受的话
game stary:)

✎﹏﹏﹏﹏﹏﹏.₯㎕*﹏﹏﹏﹏﹏﹏

{ 艾米三年鸢尾花月,艾比女王当政三年,突染重疾,政权交予最高票数党派代理,丹尼尔成为第一任首相,同年间外交官秋下落不明,亲王埃米人间蒸发。}



{艾米五年鸢尾花月石蒜日6:00}

今天的凹凸街很和平,就像以往一样,紫堂幻踩着教堂的第一声钟响出门,他必须快一点感到店里,在凯莉小姐醒来之前将店里的一切布置好,不然谁都无法承受的,凯莉小姐的起床气就会像暴风雨一样将我们可怜的小紫堂幻淹没。

“凯莉小姐平时对谁都是笑眯眯的,脾气也很好”紫堂想“就是起床气太严重了。以后她的丈夫日子会很难过吧......算了得快一点到店里才行,谁知道凯莉小姐什么时候会起床呢。”紫堂加快了脚步,等他快到店前的时候,发现卡米尔已经站在门口了。

“早啊卡米尔”

“早上好,紫堂先生。”

“嗯...那个啊,卡米尔其实不用跟我用敬语的,我大不了你几岁的。...话说今天也来的这么早啊。”

“是的,限量蛋糕很抢手,晚到就没有了。”

“但是也不用这么早来的啊”紫堂幻指了指自己“你看我还没到呢,凯莉小姐估计也还在睡觉吧。”

“没有关系,凯莉小姐的手艺值得这点等待。”

“嘛~好吧,先进来坐坐吧”紫堂幻打开店门,像往常一样招呼着卡米尔。......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今天的凹凸街祥和如以往:)


{艾米五年鸢尾花月石蒜日7:30}
{金的侦探事务所}


“格瑞啊我好无聊啊,今天就没有什么有趣的案子嘛~”

“金,把枪放下,那个很危险...没有案子说明没有人伤亡,这是好事,而且...”格瑞喝了一口热牛奶,接着说道“你刚刚才把三个求助者赶了出去。”

“什么嘛~格瑞真是死板~”金对格瑞做了一个鬼脸,见格瑞无视他,只好委屈巴巴的继续说“只要死的不是我的朋友就好了嘛~其他人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人都是会死的,在死前发挥一下余热让我开心一下不也挺好的嘛~毕竟我可是会替尸体们说出真相的善良侦探啊。”

“是是是,善良的侦探,干嘛不在刚刚帮助那三个求助者解决他们的烦恼呢?”

“哎我还以为格瑞看出来了呢,一个监守自盗的傻瓜,一个精神病患者和一个骗子,无聊,太无聊啊~,啊啊啊案子啊~快来啊~到我这来~”

“我可没有你那么好的脑子,把枪放下,还有,去开,有客人来了。”

“哦啦哦啦~拯救我的上帝要来了嘛?”金突然从沙发蹦跶到地上,以轻快的脚步走向大门。

“的确是来拯救你的,疯子侦探。”打开门的金看到了雷狮那一如既往的帅气又嚣张的笑容,“不过不是上帝,是你雷大爷。”


{艾米五年鸢尾花月石蒜日8:10}

{马车}
“呐呐呐呐!所以说是什么案子啊~雷狮雷狮快点说!!”金刚坐上马车就开始很兴奋,看向雷狮的目光就如同一个索要糖果的孩子,天真又纯粹。

“抱歉”格瑞摁住发小,好让他松开雷狮,“他太兴奋了”

“哈哈哈和以前一样啊小疯子,没事没事,不过这个案子你可能不会那么开心了哦。”

“为什么?!作案手法垃圾的一踏糊涂?嫌疑人他们已经确认?不会吧!那你们还来找我干嘛?”

“不是,死的人是凯莉。”

“哈?”

“死的人是凯莉,你的朋友凯莉”

“雷狮你在这个地方搞笑就不太好了哦,哈哈看不出来嘛,原来你这么幽默的嘛哈哈。”

“本大爷从来不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

“怎么可能啊!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啊!我不相信,凯莉怎么可能会死!”金突然抓住雷狮的领子咆哮着,眼圈发红,神色慌张如同在困境中的兽,只能用尽最后的力气嘶吼“你是骗我的对不对!快说你是骗我的!凯莉没有死对吧!”

“金”格瑞刚想阻止金,却见雷狮扯开金的手,一字一顿的,用着不容质疑的口吻讲出残酷的事实。

“听我说,凯莉死了,被人一枪打爆心脏,卡米尔和紫堂幻第一个发现的,凯莉死了,金。面对现实吧。”

“... ...凯莉死了?呐~格瑞你听见了吗?凯莉死了?雷狮说凯莉死了?凯莉...死了?”金用求助的眼神看向格瑞,希望从他的口中听到否定的答案。

格瑞叹了口气,他明白朋友对金的重要性,凯莉是金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也是为数不多会把金当成正常人对待的人,但这不代表他能否定明摆的事实。

“是,金,凯莉死了。”

“为什么?为什么?........”金突然像抽尽了所有力气一般瘫倒在座位上。

马车内第一次陷入无边寂静,马蹄驶向的前方,深渊的前方,踢踏踢踏......踢踏踢踏.....,如同死神的脚步,预示着虚伪日常的破灭:)


{艾米五年鸢尾花月石蒜日8:50}
{甜品店}

马车跨过了整条街道,来到了凯莉生前经营的糖果店。

“谢天谢地,你终于带着金来了”
安迷修走向爱人“紫堂幻和卡米尔已经做完口供了,卡米尔还好,只是紫堂幻貌似吓得不轻,我看不过眼,就让他们先回去了,在让他在案发现场呆下去,他可能会崩溃吧。”

“正常,要是一直相处的好好的人哪一天突然死了,是个人都会受不了,能面不改色的都是变态。”回应了安迷修,接着又说道“哦对了,金那小子情绪失控了,凯莉的死对他影响挺大的,估计把他放到案发现场也没什么用,还会刺激到他。”

“啊我们早该想到的,这对他来说太残忍了。”

“他迟早都是会知道的,你们又不能瞒他一辈子”雷狮向案发现场走去,“尸检结果出来了吗?嘉德罗斯呢?”

“早出来了,致命伤就是胸口那一枪,死亡时间是最晚12点到2点那段时间,死前似乎没有做太多的挣扎,简直就像早就预料到自己会有那么一天似的”

“确定?”

“别质疑我,渣渣。血液呈现喷射状,没有拖移或者抹去的现象,估计案发现场就在这里没跑了,还有啊。”似乎讨厌别人对自己的质疑,嘉德罗斯将剩下的观察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尸体保持完整,衣服上也没有火药留下的痕迹,初步推断是小型火枪,半径约为零点三厘米,在三米开外的地方直面射击,但在尸体倒下的前方就没有任何遮挡物,也就是说这个女人看到有人要杀死自己了也没有躲开,有意思。”嘉德罗斯以平淡到有些厌倦的语气将这一切解释,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才展现出那么一丝兴致。

“确定紫堂幻和卡米尔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移动可以在血液凝固了之后在做的吧?”安迷修问道

“不可能不可能,在十二点至两点到六点至八点这一段时间如果移动尸体的话就不可能出现尸僵了。背腰和腿都有尸斑,这里就是案发现场,别扯这些有的没的了,我对自己的技术很有自信,格瑞在那里,让他来和我一起,其他的这些渣渣连最基本的东西都不知道,还想和我搭档?”提到其他法医同僚,嘉德罗斯似乎很是不屑。

“金情绪失控了,格瑞在马车里陪他。”雷狮接到

“嗷~那个渣渣,马车在那里?”

“门外”

“我去找格瑞了,这里交给你了。雷狮”

“行啦知道啦,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副样子。”雷狮笑笑,似乎对老友一见到伴侣就什么也不顾往外冲这件事情觉得无奈。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哪有你家安迷修那么好哄,打死都不肯搬过来住,一天到晚和那个渣渣呆在一起有什么好的,谁才是他男朋友啊!”句末似乎还带着些委屈。

“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呢?雷狮快点过来,现场侦查的时候发现了疑点!”安迷修早就去案发现场了,在远处催促着雷狮。

“啊那是,那个傻子也就只有好哄这个优点了。”雷狮边说着,边朝安迷修走过去。

嘉德罗斯打开马车门,不顾格瑞的挣扎将他拽下了。

“你干什么!”

嘉德罗斯不顾格瑞的挣扎,拉着他的手腕一个劲的往前走“来陪我尸检。”

“你一个人不是也可以吗?我可没听过尸检要找伴一起的吧!”

“......”

“嘉德罗斯!金他现在很需要我......”格瑞似乎是放弃了和嘉德罗斯说理了,开始动之以情,谁知道这反而激起了嘉德罗斯更大的不满。

“就他需要?他有那么弱?这点坎都过不来?格瑞你说说你有多久没见我了?一个月两个月?”

格瑞叹了口气,没在说话,顺从的被嘉德罗斯往里带。“真是...麻烦一个又一个啊”格瑞心想

看到格瑞的妥协嘉德罗斯心情似乎好了很多,力道也轻柔了不少。


{艾米五年鸢尾花月石蒜日9:49}
{马车}
格瑞协助完警方破案就和金一起回去了,留下一个臭着脸的嘉德罗斯给雷狮和安迷修对付。

“所以说,你们两个发现了什么?”嘉德罗斯以不善的语气问道。

“所有的证据似乎都指向...首相丹尼尔。”安迷修好脾气的开口

“哼”嘉德罗斯从鼻子里喷出了一口气,“受人爱戴的首相大人和一个开甜品店的女人有什么关系?情妇?”

“不不不不,怎么可以这样口说无凭的侮辱一个女士的清白。”安迷修开口解释“这个凯莉小姐,她和丹尼尔的死敌鬼狐天冲似乎是兄妹关系,而且这位小姐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死亡,在裙子的二层里用隐形笔写下了“Daniel”,不仅如此......,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

“她是A·T的人。”雷狮懒洋洋的接到。

“A·T?”

“一个地下组织,丹尼尔和鬼狐似乎都对它有些敌视的意思。”

“有意思”嘉德罗斯挑了挑眉。

“一会在聊吧,现在我们要去访问一下凯莉^亲爱的^哥哥了”雷狮以挪揄的语气开口说道。



{艾米五年鸢尾花月石蒜日11:02}
{鬼狐府邸}

“什么?!凯莉死了?”

“啊,我以为阁下会比我们清楚的”雷狮笑着开口,他对这位政客平日的作风可不太认同。

安迷修悄悄撞了一下雷狮示意他闭嘴,随即开口对鬼狐说道:“抱歉,我们对阁下妹妹的死亡感到无限的惋惜,请节哀”

鬼狐一下子看起来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啊,嗯,谢谢你们过来告诉我这个消息,幸苦了,我让莱娜给你们泡杯茶吧,或者说你们更喜欢咖啡?”

“啊不用了,我们只是需要占用阁下一点时间罢了,可否配合我们呢?”

“啊,这是一定的”

随后安迷修便开始对鬼狐进行调查,得到的有用结论有三。

一,鬼狐凯莉已经三年没有来往了

二,鬼狐昨天一天都有着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三,鬼狐不知道凯莉是A·T成员

以上消息均为真实可信的

“看起来似乎什么收获也没有”嘉德罗斯在回去的路上这么说

“也许吧”安迷修哭笑着开口

“啧”


{艾米五年鸢尾花月石蒜日15:30}

金渐渐恢复情绪

雷狮安迷修整理档案

嘉德罗斯在睡午觉

格瑞在沉思

所有人都在忙碌着


{艾米五年鸢尾花月石蒜日21:00}

教堂响起最后的钟声,预示着一天的结束。

雷狮办公桌的电话响了

“喂?”

“大哥,我发现了不太对劲的地方”

“哦呀真不愧是我弟啊,我今天的工作结束了,马上就回去,到时候再讲吧”

“好的”


{艾米五年鸢尾花月石蒜日21:30}
【卡米尔死亡确认】


✎﹏﹏﹏﹏﹏﹏.₯㎕*﹏﹏﹏﹏﹏﹏

待续:)
我码了一个下午,这里有些补充

*{艾米五年鸢尾花月石蒜日}
这个是模仿法国以前的日历

*教堂钟声
中世纪的教堂钟声会在六点敲响第一声在晚上九点敲响最后一声

*尸斑
这个好难解释哦大概就是在尸体未受压迫的地方会出现的红点点,凯莉是后脑勺接地死亡的,未受压迫的地方大概就是腰背腿了,你自己躺平试一下大概就理解了:)

*尸僵
尸体死亡后的六个小时里如果被动过,被动过的地方就不会尸僵,就会软软的

*鸢尾花
花语绝望

*石蒜
本来没有特殊含义但是石蒜日这一天见血了,就变成了红色石蒜:)你懂的

*A·T
就是凹凸啦……

*A·T的首领
现在还是身份不明,你们可以猜一下:)不过你们应该猜不到

*卡卡的死是有意义的,我也不想他死,但这是剧情需要,我现在的心情就像写死了包利法夫人的福楼拜一样

*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

*紫堂比卡米尔大两岁

*这是个长篇我会把它更完的,如果你喜欢可以关注我,虽然我是个新手,但我会把自己的文字化成(以我现在的能力)最精炼的语言表达出来。

*感谢看到这一段的你:)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也谢谢你的每一个点赞和评论

















评论(31)

热度(147)